当前位置:主页 > 个性说说 > > 正文

《沙漠骆驼》突然爆红 唱歌的那俩男人有啥故事

11-10 84 个性说说
“我要穿越这片沙漠,找寻真的自我,身边只有一匹骆驼陪我……” “什么鬼魅传说,什么魑魅魍魉妖魔,只有那鹭鹰在幽幽的高歌……”最近,一首《沙漠骆驼》魔性走红。人们对这首歌的演唱者,一个叫“展展与罗罗”的组合充满了好奇。昨日,展展与罗罗回应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的采访邀约。
 
最近刷爆朋友圈的视频里,三个男人在一家小饭店里即兴演唱,自由自在,酣畅快活。有人说,“最近被这首歌洗脑了,一直在单曲循环,这首有着西域摇滚风格的民谣歌曲火了,被它带来的豪迈感觉所征服,这首歌在现实生活的压力下,让大家感受到自由。”还有人说,这首歌里不仅有摇滚、异域风情,歌者用豪迈的嗓音深深地抓住了我们,把我们带到那黄沙中,那星河下,说不尽喜怒哀愁,只有那骆驼奔忙依旧。毕竟谁没经历过爱情的挣扎,生活的焦虑和人生的迷茫呢?总之,这首歌唱出了我们的生活。
 
这首歌首发于2017年6月,当时并没有什么反响。事隔400多天之后,《沙漠骆驼》几乎是在一夜之间,刷屏各种社交媒体。后来网上出了无数翻唱版,电音版、民谣版,甚至考研版。在抖音音乐排行榜上,这首歌时不时占据榜首。网红主播唱、路人唱,就连中学老师在课堂上也放声高歌。
 
10月8日微博里,“展展与罗罗”说,“莫名这首歌比较热。最近有很多私信我们的小伙伴,感谢所有喜欢这首歌的人。作为我们俩发行的第一首歌能被这么多人接受和认可,我们很开心!”没扎辫子的是展展,扎小辫儿的是罗罗!
 
87年的施展来自河南 ,毕业于北京现代音乐学院爵士系。而小几个月的罗中凯来自山东 ,和展展是校友,就读于流行演唱专业。两人音乐理念相通惺惺相惜,在2016年组建音乐工作室,进行音乐创作、吉他、声乐教学。
 
展展和罗罗
 
回想这首歌的走红过程,两人至今还感觉意外。“去参加朋友的聚会,在天津一个小饭馆。聊得很开心,还喝了点酒,就随性唱了首歌,当时也不知道有人在拍。10月初在抖音上出现这个视频,很吃惊。”聊天中,有些腼腆的罗罗偶尔跟展展用眼神交流,“完全没有想到这么红,刚创作完相信很多朋友会喜欢,但没想到这么多人喜欢。”
 
这首歌来自老师的音乐作业
 
创作条件简陋
 
意外的是,这首歌其实是展展学习音乐时,老师许天胜给自己留的音乐作业。网友开玩笑说,这样的老师来一打。“刚开始创作之前先有一个前奏,我的恩师让我用一段和声小调的音阶,去完成一段自己喜欢的旋律。打磨很久,一直不是很满意,直到有这个西域风格的前奏之后,我要穿越这片沙漠,找寻自我……最后碰到罗罗,我们俩共同完成这首歌。”
 
现在想来,创作条件简陋,并不完美。整个创作过程中,没有好设备,只有一台旧电脑,一个1000 多块钱的声卡,和200多块的麦克风。录音软件也是很老的cool edit,还用的不很熟练。后期缩混时,连音准都没修。吉他和键盘真实乐器录制,贝斯和鼓水果音源制作,除一个混响和EQ没有添加任何效果。罗罗作词过程中经常因为一个字的用法而纠结好几天。就这样,两人历经四个月的共同努力创作,2017年完成并发表这首原声版《沙漠骆驼》。很奇妙,这首歌之所以能走红,恐怕还是那种生活的“粗砺感”和沧桑感打动了网友。
 
罗罗说:“还是生活的一种体验和总结吧。每个人都经历过困难和挫折,把我们对人生的种种感悟,全部融入其中,有了这首励志歌曲。这里面有很多情绪,每个人都会从不同方面去理解这首歌。”
 
打不好乒乓球的吉他手做不好组合
 
《沙漠骆驼》与展展学吉他的故事密不可分,这要从他练体育说起。7岁开始打乒乓球,9岁进入平顶山体校。其实展展从小身体不好,7岁黄疸型肝炎住院两个月。很瘦,也不怎么爱吃饭。他笑说,后来胃口开了,变成吃货了。
 
但他热爱踢足球打篮球,尤其爱打乒乓球,父母就支持他练,希望他能强身健体。展展训练成绩不错,11岁曾拿过全省比赛少年组的第三名。但因为吃不下饭,训练常晕倒,妈妈就常骑着自行车来给儿子送饭加餐。“我妈怕我有什么意外,跟校长说,寒假让我休息一个月再归队。训练不能断,没想到再回来,我连班上倒数第二名都打不过,还是个女生!”好胜心很强的展展就把球拍往地上一扔,跟家里人说,再也不打球了!“现在想想,要是坚持到现在,说不定会获得不错成绩,但我这个人性格就是这样,做不好就宁可不做。”
 
12岁时放弃体育道路,到疯狂迷恋吉他,至今都觉得不可思议。“曾经我觉得弹吉他的,都像耍流氓的。没想到偶然跟发小去见吉他老师,听吉他弹了几个和弦,就被吸引了。”报名学木吉他,150元上10节课。后来又接触到电音吉他,听说有一个很厉害的老师,就跑去听他弹唐朝乐队《飞翔鸟》,还有黑豹的歌,当时就惊呆了,吉他还能这么弹!“于是报名跟许老师学,第一堂课就受益匪浅,手立马起茧子。”
 
展展还记得,学校就在家属院,一下课就往家跑,疯狂练。大夏天在家光着膀子连轴练。那时刚上初中,学东西很快,也很认真,老师后来就免费教。
 
那时候没钱,一把电音吉他要七八百块,家里人一个月工资才四五百,就拿木吉他学电音。15岁他组建了属于自己的第一支乐队,开始尝试创作歌曲。也有在学校的晚会上,唱摇滚版《国际歌》的“光辉岁月”。
 
那些住地下室吃方便面
 
对父母报喜不报忧的日子
 
展展在追寻音乐梦想的过程中经历了很多,也收获了很多。上大学学音乐,对家里来说是不小的开支,学费还是跟亲朋好友借的。大学期间,他重新在学校组建了一支乐队,并担任主音吉他手。一个月生活费600元,充值300元饭卡就剩300元生活费。不够用,就去酒吧打工,“一开始只能当服务员,我想等机会唱歌,但没碰上。”也参加过音乐选秀,但比赛成绩不佳。唱歌还跑调,结果被评委说“很不成熟”。“当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下去。”跑过场子,但不景气,一年也就四五场。毕业后,乐队的5个男生有了各自的生活。展展还记得,2009年从那家鸟巢的一场活动,是乐队的最后一次演出。
 
毕业后,展展去了琴行打工,从搬货、卖琴做起,偶尔给一两个学生代课。一个月工资一千二百元,连租房都不够,中午只能花三块钱买卷饼吃。后来事业有起色,2012年,与别人合伙经营了一家艺术培训机构。但因为市场、运营等问题,最终在2015年将机构转让,同时也让展展负债累累。
 
直到2015年,展展认识了到培训机构来求职的罗罗,两个投缘的人开始做工作室。跟展展后来“发现”音乐不同,罗罗小时候最爱玩的玩具就是一台录音机。每天都趴在录音机旁,放磁带听歌,成为一名歌手是他从小的梦想。小学到中学再到高中,他一直是班里的文艺委员,经常代表班级或者学校参加文艺演出、比赛。高三那年罗罗不顾父母的强烈反对,最终转入音乐班,开始正式学习音乐。“父母不希望我以音乐为生,就希望我一生平平安安,快快乐乐就好。”
 
相同的是,大学毕业后,罗罗也成为北漂一族。住过地下室,做过促销员,做过兼职声乐老师等。现在他还记得,潮湿的地下室住久了,皮肤大面积过敏,很痒、起疹子,造成免疫力低下;干促销,一直站着,喊久了,嗓子哑;当兼职老师,在路上奔波,因为太累有好几次在地铁睡过站。但赚不到什么钱,房租交不上,天天吃方便面,“这可能是许多北漂都经历过的生活,也没什么值得说苦的”。罗罗说,这些不会对父母说,“他们帮不了你,还会担心你,他们身体也不好。我也不想让他们来看到我这样,就报喜不报忧。”

版权保护: 本文由 admin 原创
转载请保留链接: http://blgd66.com/a/gexingshuoshuo/72.html